<nav id="u4coo"></nav>
  • <input id="u4coo"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u4coo"><u id="u4coo"></u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u4coo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u4coo"></menu><input id="u4coo"></input><menu id="u4coo"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u4coo"><acronym id="u4coo"></acronym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u4coo"><u id="u4coo"></u></input>
  • 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智媒短視頻 合作 加入
    新周刊 01-13

    讀一年十幾萬的學校,他們的心酸沒人理解

    公辦學校國際部,是現行教育部門里一個尷尬的存在。

    它和民辦國際學校一起,在許多人的認知里被列為有錢人家多了閑錢,為孩子砸錢投資的地方。

    提起它的第一印象,可能還離不開《一起來看流星雨》里那個富貴又神秘的艾利斯頓商學院。

    " 夢中情院 " 艾利斯頓,畢業后去承包魚塘 / 《一起來看流星雨》

    學費十幾萬打底,學校把家長當主子供著,里頭的 " 富家子弟 " 每天輕松享樂,學習內容簡單,自主支配時間充裕,時不時就去滿世界地玩轉。

    不僅可以逃離高考分分為營的競爭焦慮,畢業后還能直達海外名校,前途無憂。

    但是,看一眼各家公辦學校國際部的招生簡章,再瞧一眼國際部學子們的學習課表,現實好像又不是這么一回事兒:

    教學直接對接國際行列,學生學遍海外通用課程,課余選修有理有據豐富多樣 …… 十幾萬的收費,真那么有性價比嗎?

    直通國際名校,

    國際班真有這么香?

    作為我國三大國際教育模式之一的公學校國際部 / 國際班,是依托于國內公立學校開辦的中外合作辦學項目,由公立學校承擔教學管理。

    2010 年國務院發布的《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 ( 2010-2020 年 ) 》,對 " 各級各類學校開展多種形式的國際交流與合作 " 表示認可之后,公辦學校開始爭先設立國際部。

    一時間遍地開花,但又頻頻失控亂象叢生,審批監管不嚴、收費不透明、機構介入成分過高、教學質量參差不齊 ……

    2013 年后,《高中階段國際項目暫行管理辦法》草案擬定,公辦學校國際部辦學在教育部收緊之下,已算是祛了不少浮躁。

    和辦學目標精準,專注海外教育模式的民辦國際學校相比,應付普通高中教學已經忙不過來的公立學校,還想分國際教學這一杯羹,聽起來不務正業,也因此引來過不少 " 分散校內資源 "" 逐利吸金 " 的鄙夷。

    但愿意信任公立學校國際班的學生家長,實際上還真不在少數。

    有勇氣和精力開辦國際班教學的公立學校,多數已經積累了一定的辦學實力,在辦學當地的社會認可度也相對較高。

    像北師大實驗中學、人大附中、交大附中、上海中學、華師附中等名校設立的國際班,更是追求優質生源。喜報里一溜兒的海外 Top30 名校,年年都很搶眼。

    2020 年中國國際學校競爭力排行榜前三名,更是直接被北師大附中、華師附中和北京四中的國際班 / 國際校區搶去風頭 [ 1 ] ,頭部名校的實力直接叫板民辦國際學校。

    業界心服,學生和家長也很難不心動。

    華師附中國際部 2020 年畢業生喜報

    學生和家長們對國際部趨之若鶩,也催促著學校不斷擴張自己的招生盤。

    有媒體數據顯示,2020 年僅北京一地,19 所公辦校國際部的招生合計人數,已經從 2018 年的 1490 人,增長為 2120 人,三年間增長率在 42%。 [ 2 ]

    信任來自于學校底氣,也來自于官方權威,公辦學校設立的國際部,能夠得到教育部教育資源的支持,辦學成本較低,風險也更加小。

    前文提到的對公辦校國際部辦學的全行業規范,也使公辦校國際部的辦學監管體系,被一步步提上日程。

    2019 年起,《關于做好 2019 年中小學招生入學工作的通知》規定到,義務教育學段學校不得以 " 國際部 "" 國際課程班 "" 境外班 " 等名義招生。

    而公辦高中設立的國際部招生,將 " 納入統一招生管理,實行計劃單列 "。

    這意味著," 國際 "、" 出國 " 等字眼不準再被作為辦學噱頭;通過國際部花錢入校,再跳轉到普通班級,完成低分入名校的招生亂象,也會被 " 計劃單列 " 所禁止。

    燒錢的國際班,

    只能是有錢小孩的游戲?

    但說到底,學生和家長愿意選擇公辦校國際部最現實的因素,是它真的 " 劃算 "。

    有媒體對北京公辦校國際部 2020 學年度的收費標準進行了統計與對比。從統計數據來看,公辦校國際部每學年的收費均在 15 萬元以下,費用集中在 5 萬元 -10 萬元之間的學校占比超過 80%。

    而民辦的國際學校,費用在整體上都高于公辦校。每學年收費在 15 萬元以上的學校占比超過半數,每學年的費用在 20 萬元以上的學校也并不少。 [ 3 ]

    在遼寧某四線城市就讀高中國際部的 Emma 告訴小新同學,母校一學年的學費為 5 萬元。

    全國整體來看,公辦校國際部的費用都離 5-10 萬這個準線不遠。

    上海某公辦校國際部收費標準,每學年在 10-11 萬之間

    公辦校學費這個門檻,說低,它比民辦價格友好得多;說高,也真的是絕大多數家庭無法負擔的支出。

    以最低每年 5 萬學費記賬,實際上是遠遠不夠的,還得加上孩子的其他住行、雜費、培訓消費 ……

    知乎用戶瀧汐在國際部就讀期間,一年還得花上 1-2 萬元的生活費。" 在國際部每個人都得有一臺電腦和 n 部手機 …… 萬圣節要交 200 元班會到私人別墅開 party",在這些 " 面子費 " 上,學生開銷也不少。

    有媒體計算過,如果從幼兒園開始就將孩子一路送進國內國際教育院校進行學習,一直到留學海外大學階段,至少要花費 300 萬。

    這些把孩子送上留學軌道的家庭中,近一半為孩子準備了 300 萬以上的積蓄。 [ 4 ]

    有媒體測算的 2020 年中國家庭收入階層報告顯示,我國可投資資產達 300 萬元以上的家庭,有 215 萬戶,屬于富裕中產階層。 [ 5 ]

    可投資資產在 150 萬 -300 萬元的 1680 萬戶新中產家庭,狠下心的話也能支撐這份投資。

    但對于大部分普通家庭來說,國際部的費用無疑把他們擋在了門外。

    在公辦普高 1600 元左右的學年學費面前,國際部難免會成為老百姓眼中 " 有錢小孩的名利場 "。

    拼上家產的學費,

    能學到點什么?

    中產們的這筆沉沒資本,砸進國際部,換來的課程和培養到底是不是等價的?

    目前,我國國際部開設的國際課程有:A-level 課程、AP 課程、IB 課程、加拿大高中課程、澳大利亞高中課程等。

    主流的 IB、A-Level、AP 體系,分別對應國際預科、英國全民課程體系和美國預科,培養模式比較成熟。

    國際部學生的選修課,可能是能讓國際部得到應試學子羨慕的一處亮點。

    音樂劇、高爾夫、陶藝、烹飪 …… 許多做題家到大學才體驗得到的課程內容," 別人家的孩子 " 在高中就玩了一遍。

    在舞會上結舞伴,在棒球部灑汗水——可真有點像英美校園劇里的樣子。

    歌舞青春里的那種青春,說不定是真的 / 《歌舞青春 3》

    這些看似自由,充滿濃厚趣味的選修課,是各所國際部對英美式博雅教育的相應理解和實踐,并非空穴來風,供學生玩樂混學分的課程。

    但是,只要回歸到主修課程學習知識,國際部的學生和莘莘學子都一樣,要摸爬滾打灰頭土臉。

    知乎用戶 Penguin 的回答里,濃縮著許多國際部 IB 課程學生的就讀體驗:

    " 等著你的普高同學都已經高考結束放假了,你還在做 EE(拓展論文)、CAS(綜合性實踐活動)、IA(內部考評)、IOC(口頭評估)、TOK(知識理論)…… 把你按在地上摩擦還不能亂叫。"

    在沒找到中文備注前,這些名詞實在讓小新同學也看著頭疼。

    一轉念,想起《令人心動的 offer2》節目中斯坦福名校畢業的王驍,匯報 6 句夾 5 個英語單詞的 " 凡爾賽 " 行為,突然又開始有點理解他們——

    不是學生們故弄玄虛,是每天都和這些課程、名詞打交道,實在脫離不了用語習慣。

    由于各國大學入學的標準,不似我國以 " 決勝一戰 " 的高考分數決定,更注重考核整個高中階段的學習情況。

    其中不只包括標準化筆試成績,還會有上百小時的社會實踐活動表現、陳述自我的文書等環節。

    于是,貫穿在高中,分散在每周每月每學期的考試,都將成為決定日后留學申請競爭力的重要指標。

    某校國際部 AP 班課程內容,和國內本科大學種類相似

    雖然也有不少國際部采用應試教育的模式,直接按照國外的教學計劃、教學大綱和英文教材,配合雙語或全英文授課。

    但學生要想在日后進入頂尖院校,只靠中介機構在申請關頭博材料是行不通的,在日常學習中依舊得去肝雅思托福等等硬核指標。

    家長花大價錢,而承受著這一切的學生們,花費的精力和壓力真沒有多小。

    早早為 GPA 奮斗的 00 后,

    一點也不輕松

    2020 年初,媒體報道了杭州某高中國際班高三生秦軒(化名)的情況:天天都忙著寫申請文書,搶考位找黃牛,考了八次托福線上考試,留學申請一波三折 [ 6 ] 。

    在知乎 " 高中三年在國際部上學是種怎樣的體驗?" 一題下,知乎用戶張筷筷分享了自己在高中國際部上學期間一天的作息。

    尚未成年的國際部高中生們,和普高做題家相似的作息量,卻要跨地域(也時常跨國)、跨學科,雙語處理自己的期末 DDL。

    在公立校讀國際部的學生們,不少會以哈佛、耶魯、哥倫比亞等常春藤聯盟名校為目標進行沖刺,這群 " 爬藤者 " 除了在各項學科上有亮眼的表現之外,更得把自己鍛煉成處處全能的六邊形戰士:

    150 小時公益活動,參加商賽、學術比賽,體育特長,模聯研討 …… 知乎某位匿名用戶表示,自己同班的國際部同學里,就有 " 一邊辯論拿到全球大獎,一邊體育亞洲女子冠軍 " 的神仙學霸。

    這些突出到驚人的個人優勢,在日后的名校申請中,都是妥妥的加分項。

    某不知名校隊選手彼得帕克,拯救世界也是舉重若輕 / 《蜘蛛俠:英雄歸來》

    累并快樂著,快樂并燒錢著。如此大的成本投入放在自己身上,為了值回 " 票價 ",有人可能會動力十足,但有人也會壓力巨大。

    而除了學習上的生活之外,國際部與普高之間的互相叫板,也給一些學生造成不小的困擾。

    部分學校國際班入學成績上的相對寬松,讓一直以分數為準繩的應試教育學子,難以共情國際部學子的所謂 " 壓力 "。

    國際部學子難以擺脫普高教育對他們 " 錢多輕松 " 的標簽,他們覺得自己燒更多的錢,體驗加倍的同輩壓力,心酸卻無人理解。

    被 GPA 早早困住的國際部學生,與分數 / 績點為王的學子們,其實都有相似的體驗感——

    雖然是在不同的軌道上前行,但同樣要跨過一道道試題關卡,攀爬一個個排名,吃透各自的評價標準,浸泡同輩長輩、還有自己賦予的焦慮里。

    參考資料

    [ 1 ] 中商情報網 .2020 年胡潤廣州國際學校排行榜:華師附中國際部第一

    [ 2 ] 國際學校家長圈 . 北京公辦學校國際班招生人數再增長 三年漲幅超 40%

    [ 3 ] 京領新國際 . 北京 2020 年高中招生計劃公布,公辦國際班超 2000,都有哪些選擇?

    [ 4 ] 環球廣東國際升學 . 讀完國際學校要 300 萬 !? 為什么北上廣深的父母更愿意投資子女國際教育?

    [ 5 ] 趣畫財經 .2020 中國家庭階層報告,你是哪一層?

    [ 6 ] 錢江晚報 . 留學這一年②|托福考了八次,留學申請一波三折,國際班還值得堅持嗎?

    [ 7 ] 劉威 . 公辦普通高中國際班的管理問題與對策研究

    以上內容由"新周刊"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
    頭條新聞

    頭條新聞

   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

    訂閱

    覺得文章不錯,微信掃描分享好友

    掃碼分享

    ZAKER | 出品

    查看更多內容
    成年片黄色电影大全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赏网